小心!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是假的 供述:大都供熟客和大客户使用

2018-12-06 09:37:55 [来源:华声在线] [作者:王智芳 李治明 彭伶俐] [编辑:欧小雷]
字体:【

小心!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是假的

销售假医疗美容药品,12人被公诉 供述:大都供熟客和大客户使用

近日,长沙市天心区检察院办理了一起销售假医疗美容药品专案,对12名被告人以涉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。

■三湘都市报·华声在线记者 王智芳 通讯员 李治明 彭伶俐

涉案 夫妻、郎舅联手售假药牟利

邹某原是一家医美整形机构的产品营销员,妻子向某也在这家医美机构从事销售代理,知晓医美行业的利润空间。2016年开始,夫妻俩分别从微信群里购药上线,以比医美机构更低的进货价格购进肉毒素、溶脂针、玻尿酸及减肥药等无批准文号药品,再通过微信朋友圈招揽下线。

2017年,邹某投资入股一家医疗美容机构。客户急用,他便从妻子手中拿药应急,妻子也会带上自己的客户去丈夫投资的医美机构进行注射,这样一来,既卖了产品,又提升了邹某在机构的业绩。

而邹某的上线旷某,负责购进无批准文号药品并在朋友圈宣传推广,其姐夫卜某则负责收发药品事宜。为逃避打击,卜某用虚假身份、虚假地址把产品邮寄给邹某,邹某再以“跑腿”或邮寄的方式销售给高某等8名下线。

从2016年至2018年4月案发,邹某赚取6%-40%不等的利润,销售金额达40余万元。

骇人 无任何资质也开工作室

2017年,邹某的下线高某跟随私人学习美容,也就是给他人注射玻尿酸、瘦脸针等。同年7月,他在未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开设了一家小型美容工作室。说是工作室,其实老板、员工都只有她一人,除了销售产品,也为顾客进行注射。

“听说同行的非法工作室被依法取缔后,我在半年内三次更换工作室地点。”高某交代, 多年前,她与微信名为“凌坤”的人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,互加微信后再未谋面。自己看到“凌坤”在朋友圈推广价格低廉的肉毒素等美容产品,于是主动申请成为他的下线。

今年4月,有客户发现高某所售产品既无批准文号,也无中文标识,即向相关部门投诉。案发后,高某才知道“凌坤”的本名叫邹某。

黑幕 假药供熟客或消费大的顾客用

邹某的另一个下线王某宇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客户,在过去十年间频繁注射美容针剂,渐渐结识了美容机构的一些医生。于是,从2016年开始,他充当中间人的角色联系顾客和医生,由医生提供药品,在医院外给顾客整形。

2017年下半年,经朋友介绍成为邹某的下线,从邹某处购进各类整容药品8万余元。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,盈利空间更大,只需支付开房费用和医生注射费,注射一次即可赚取2000元左右的利润。

“最新到货::BOTUAX(白毒)、MEDITOXIN(粉毒)、VEUNS SLIM (小脸针)……欢迎大家咨询。”通过在朋友圈发布揽客消息等待顾客上门咨询,凑足4人,王某宇会把时间、地点告诉客户并联系美容机构的医生,到酒店开设钟点房进行注射,自己赚差价。

除了下线,还有大量的无批次美容针从邹某手中流入医美公司。“这些产品都是给我的熟客或者消费比较大的顾客用,顾客都觉得捡到便宜了。”周某是一家医美公司负责人,为保证顾客的回流率,他明知邹某处的药品来源不明,还购进“粉毒”、保妥适和溶解酶等产品,以促销和捆绑赠送的形式给顾客使用。

邹某的产品售价远低于市面正品进价,就拿保妥适来说,邹某的售价是1300元/支,而正品的市面进价是2400元左右。

以案说法

12人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公诉

经查,12名被告人所销售、使用的产品皆无中文标识、批准文号等,经长沙市食药监局认定,从上述被告人处查获的肉毒素、玻尿酸等医美产品均系假药以及不符合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,从邹某处扣押的So Show减肥产品中还检测出“西布曲明”成分。 “西布曲明”虽能治疗经运动和饮食控制仍不能减轻体重的肥胖症,但因为有增加心脏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疾病风险,我国食药监局已于2010年宣布国内停止生产、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。

承办检察官介绍,根据我国《药品管理法》的相关规定,该案中邹某等人对外销售未经批准的药品,并擅自给消费者使用、注射,给消费者带来极大健康隐患。

经审查,1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涉嫌销售假药罪,且涉案产品大部分为注射针剂,根据《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》规定,属从重处罚情形。

今日热点
焦点图
博聚网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