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声在线首页 | 湖南

三国地名演义|三国时期湖南的“冰与火之歌”

2019-04-14 09:31:41 [来源:潇湘晨报]  [编辑:曾晓晨]字体:【  
赤壁之战后,曹操、刘备、孙权三分天下,三大军团在荆州展开了一轮轮“权力的游戏”。这场“冰与火之歌”一直到公元280年晋将杜预灭吴,司马家族统一中国才宣告结束。

三国地名演义

三国时期湖南的“冰与火之歌”

益阳三国名胜地理图。底稿摘自《益阳县志》,由益阳市地名文化研究协会提供。

鲁肃巷,三国时,关羽、鲁肃相拒于益阳, 相传鲁肃曾经住在这里。图/卢七星

赤壁之战后,曹操、刘备、孙权三分天下,三大军团在荆州展开了一轮轮“权力的游戏”。这场“冰与火之歌”一直到公元280年晋将杜预灭吴,司马家族统一中国才宣告结束。

这期间,各路英雄纷纷在荆州上场,“借荆州”“讨荆州”“失荆州”……一时间成也荆州败也荆州。属于荆州辖区的湖南,政治军事地位也发生了变化。不管是《三国演义》中关羽、鲁肃在益阳的单刀赴会,还是赤壁之战后刘备遣张飞取零陵郡、赵子龙取桂阳郡、关羽战长沙,这些著名历史事件皆在湖南发生。荆州的江南四郡也无形中成了孙权刘备讨价还价,暗自较劲之地。他们在这里结盟,也在这里撕破了脸皮……

荆州“权力的游戏”

东汉末年,中原大乱。九州上下,战乱频仍,只有荆州是一股清流,成了可依之所。

荆州,囊括现在的湖北、湖南等省,在九州中面积仅次于益州。它位于长江中游,所据长江水道江面宽阔,可与任一方向连通。向北通过南阳,穿过低矮的伏牛山丘陵,可进入许都;往西经过长江三峡和四川盆地的内河可到达成都平原。对处在东边的孙吴来说,江东扬州和荆州一水相连,如果能夺荆州,长江上游的敌人,因为受荆州的阻隔,就难对东吴造成很大的威胁。对曹魏来说,荆州是通往南方的交通要道,占有荆州,就可以沿江而下,灭亡江东统一中国。若不能全据荆州,只要占据南阳和襄阳,就可以保证许都西南安全,也可以威慑荆州。对无尺寸之地的刘备来说,荆州更为重要。诸葛亮《隆中对》曾分析:“荆州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蜀,此用武之国。”

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外,荆州在东汉末年成了难得的兵精粮足之地。曹操、刘备、吕布、袁术、袁绍、马超等诸侯在凉州、冀州、兖州、徐州、扬州等地不断交锋,北方中原地区因战争影响,不仅人口锐减,农业和商业也受到了极大破坏。而刘表治理下的荆州,几乎没有经受多少战争破坏。荆州中北部有长江、汉水冲积而成的江汉平原,南部是湘、资、沅、澧四水冲积而成的洞庭平原,两大平原都是非常优质的产粮区,对于长年征战的割据势力来说,这里是块“肥肉”。

在曹操未进兵荆州之前,荆州除了江夏郡一小部分被孙吴政权占据外,其余都是刘表的地盘。曹操进攻荆州后,占据了荆州北方的南阳、南郡,而刘表的儿子刘琮以荆州南部零陵、桂阳、武陵、长沙郡投降曹操。这时候,除了跟刘备在一起的刘琦占有江夏郡大部分,孙权占据江夏郡小部分外,其余地盘都是曹操的。

但东汉建安十三年(公元208年),赤壁之战爆发,孙权、刘备联盟,以弱胜强,击败曹操。战后,孙刘之间瓜分“战利品”——荆州,这时荆州的归属发生了变化。曹操仍然占据着荆州北部的南阳、襄阳、南乡(襄阳和南乡是此时从南阳和南郡分出)和江夏一部分,孙权占据南郡(南郡的南部)外加江夏一小部分,这时候的刘备占据了荆州南部的长沙、零陵、桂阳、武陵四郡外加江夏一部分。事实上,三国时期有关湖南范围的争夺,一直只在孙刘之间。

频繁易主的江南四郡

三国时代的湖南故事不乏精彩。

湖南分属于荆州的江南四郡(长沙、零陵、桂阳、武陵四郡),那时荆州七郡中面积最大的是西南部的武陵郡。汉末割据势力混战前,荆州刺史的驻节地设在了武陵郡的汉寿县。七郡中面积排第三、人口排第二的是长沙郡,它的治所是现在的长沙市,该郡是当时少有的人口过百万的大郡。它的范围囊括了现在湖南省长沙市、株洲市、湘潭市、衡阳市、娄底市、岳阳市、益阳市等。江南四郡中的另外两个郡,零陵郡和桂阳郡包含了现在湖南的永州、郴州等地。它们所辖地在当时人口不算少,但地处南方,远离中原权力中枢,割据势力混战时,地位十分尴尬,基本上三方谁胜了就顺势倒向谁。

魏、蜀、吴三足鼎立的政治格局正式确立前,孙刘之间围绕荆州归属发生多次斗争,江南四郡也经常易主。刘备在赤壁之战前无尺寸之地,战后,他得到了荆州江南四郡的大部分及南郡的一部分,而孙权占据了南郡、临江(曹操设)、武陵、长沙四郡。此后,刘备“借荆州”,实际上是孙刘联盟,刘备借得了他们共同占据的南郡、武陵郡当中为孙权占领的部分。这时,孙权仍占领长沙郡及南郡部分地区。建安二十年(公元215年),孙权在刘备取得益州后向其讨要荆州未果,于是孙权派吕蒙率军武力夺取了长沙、桂阳、零陵三郡,继而引发了益阳对峙。最终,双方和解,中分荆州,以湘水为界,长沙、江夏、桂阳以东属孙权,南郡、零陵、武陵以西属刘备。刘备虽割让整个桂阳及长沙、零陵的一部分,但他从孙权处换取了湘水之西的益阳等地,其所属荆州之南北交通不再为孙权所阻隔。但东汉建安二十四年(公元219年),关羽率军北伐,与曹操军队在樊城、襄阳一线激战,不料吕蒙“白衣渡江”率军袭取荆州,关羽失荆州,败走麦城被杀。这时候他所失去的荆州,是荆州九郡中的三郡:南郡、零陵郡和武陵郡。刘备称帝三个月后发动的夷陵之战中,他又想复制益阳对峙的故事,但孙权不作实质性让步,最后刘备战败。

刘备出局后,江南四郡划归吴国,曹魏对荆州重新划分。东吴也不甘示弱,它在原有的南郡、江夏、武陵、长沙、零陵和桂阳六郡的基础上,又增加了建平郡、宜都、临贺、湘东、衡阳五郡。

赤壁之战后,刘备在诸葛亮的精心布置下,先孙权之前采摘了胜利果实,趁机夺取了荆州、南郡、襄阳,然后听取马良之策,南征武陵、长沙、桂阳、零陵四郡。这些故事在当地广为流传,甚至当地还保留着三国时期的地名。关羽战长沙,在民间甚至顺着《三国演义》的线索,出现魏延杀太守韩玄的一连串地名:南倒脱靴、西倒脱靴、刺韩湖、纱帽塘等,韩玄墓现在还留在长郡中学内,而长沙的捞刀河、跳马镇、吊马庄等都是这次事件留下的地名。张飞取零陵郡,人们为了纪念他,在他爬过的那个水口修了一座桥,取名“水口桥”;踢落铁靴的地方取名“接履桥”;他驻兵的那个山现取名为“张飞岭”。赵云在桂阳郡做了三年太守,那里也留下他的很多传说和地名。至于关羽、鲁肃僵持于益阳的那段历史,沿着资江一线排开,青龙洲、关濑惊湍、鲁肃巷、鲁肃堤、碧津渡、茶亭街、将军庙、诸葛井、甘宁垒、马良湖等,三国的故事仍然得以在地名里保留。

来源:潇湘晨报

博聚网